新闻稿

项目规划的想法诞生于2011年西伯利亚农业局中工作的一个志同道合的团队。地区农业领域的发展问题不是熟人间的道听途说,特别是种植业。问题所指的是关于有限的国内粮食需求和由于政治方面和基础设施方面的限制(直到最近)导致的出口市场的缺失。

内部的需求软弱,局限于已经发展成熟的畜牧业(粮食的需求主体),这是客观存在的限制。“粮食的生产、内部市场的目标定位局限于居民数量”而在地域辽阔的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粮食问题无足轻重,但在这却有着巨大的出口潜力,因为当今的亚太地区已经生活了46亿人口,而其中中国人口占据14亿之多。

按照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的估算到2025年之前地球人口数量将增长到81亿,按照各种数据评估届时将有14-20亿人口面临粮食短缺问题。

在此西伯利亚联邦区具有巨大的农业生产潜力,因为其农业用地面积多达4700万公顷,其中耕地面积占2300万公顷。播种过的土地占1000万公顷(实际会更少)。而由于需求、农作物和技术的缺失,平均每公顷产量在1.2-1.3吨,在保留产出量潜力的条件下,产量最少可以提高两倍以上。

数值明显可以说明,西伯利亚联邦区的粮食生产和出口市场是巨大的。而地理环境和物流能力又决定了其向中国方面出口的巨大潜力,这些优势在当前还完全没有被开发出来。

*举例说明,俄罗斯粮食平均出口量约2千万吨/年,美国大约1.3亿吨/年,而日本进口平均2千万吨/*

项目规划的研究大约用了两年的时间,在这期间完成了:

  • 收集中国粮食市场以及其发展前景的资料收集;
  • 西伯利亚联邦区出口潜力的资料收集;
  • 寻找有效的物流方案和不同轨距的问题解决方案;
  • 模拟并论证可行性及经济活力并找到解决方案;

为此俄罗斯总统普京(2012年6月)对中国进行了意义重大的访问活动,之后的亚太经合组织最高会议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俄罗斯(2013年3月),双方签署了一份盼望已久的文件---植物防疫协议。

很显然,所谓历史性的“俄罗斯逆转亚洲”不是简单的一句话,而是形成了新俄罗斯整个历史上最好的政治条件,两国在相互关系的层面上由意向到付出实践,并逐步的实现大规模的综合性项目“西伯利亚粮食输出中国”。就从创建“第一座后贝加尔斯克---满洲里铁路粮运站”开始。

由于项目规划是在西伯利亚联邦区域施行,涉及到国家间的关系和粮食安全问题,而这些问题无论是在俄罗斯还是在中国都是限制领域,项目想要顺利的施行,显然需要大量的政策和行业支持,还有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

作为一项商业提案,其实质上不仅是国家利益实行的工具,也是社会和行业规划的实现途径。这使得国民、国家和两国的商业利益(农业生产者和相关领域)紧密相连。因此,该项规划为发展市场前景广阔的外向型粮食生产、西伯利亚联邦区的粮食流通和粮食贸易的确立创造了条件。以及为两国间的粮食战略合作和粮食安全奠定了基础。

每年3-4千万吨的粮食产出量可以作为对战略前景和市场形成规模的评估。这些出口额的数值已经可以与东线“西伯利亚力量”天然气管道输出的天然气出口额相提并论。所以我们说的是完全意义上的“俄罗斯与中国的战略发展领域和战略合作”这在一定范围内将促进生活水平的增长和生活质量的提高,创造出新的就业岗位。在农村的每个工作地点为相关行业中创造出5个就业岗位,这不仅仅是对俄罗斯来说,对中国也起着同样的作用。

西伯利亚粮食-原生态纯净产品,具有巨大的出口潜力,而“西伯利亚---中国间的新粮食输出走廊”---是西伯利亚粮食出口到中国的距离最短并且是最有利的路线。

这条路线避免了:

  • 额外的陆运支路 – 铁路站相比现有的海上港口更近。
  • 海上支路。
  • 多余的粮食中转港口火车 - 船

总之,因为独一无二的物流方式、通过新出口走廊供应的粮食,价格与从美国和加拿大以FOB方式运输到中国港口的价格相比,更加低廉。